快捷搜索: 高考作文?

【中国西部散文学会】陈青延|父亲的菜瓜甜

  【中国西部散文学会】陈青延|父亲的菜瓜甜,父亲种菜瓜讲究精耕细作。什么时候播种下泥,什么时候松土施肥,什么时候除草打尖,都有一道恰到好处的流程。记得父亲每年播种时,都先按照间距标准,在菜土上挖好小坑,埋上鸡粪猪粪等农家肥,然后撒上菜瓜种子。待藤蔓长到一定的程度,父亲又会及时地去打尖,防止藤蔓疯长。

  洞庭湖滨河道纵横,湖汊密布。每年的洪水季节,防讯堤段长,防汛时间长。有一年,家乡发大水,防汛形势十分严峻。邻近的南湾湖部队派来了解放军官兵,驻扎在我们村,帮助地方防汛抗洪。父亲连续多天摘了自己种的菜瓜,挑到了解放军所驻扎的村部。

  有人说,父爱如蜡烛,为儿女们奉献,默默地燃烧着自己。这话说得一点不假。父亲把菜园子里一条条像猪崽子一样躺着的菜瓜看得重,但把我们儿女们看得更重。菜瓜成熟的时候,他天天摘一两条回家,到门前的水塘里洗干净,用拳头将菜瓜锤开,扳成一块一块的,分我们吃。他还时不时挑着一担子菜瓜到乡上菜市场去卖,给家里换回一点零用钱。菜瓜是我家里零用钱的主要来源,但他并没有把菜瓜看成是钱,每年他都会送出去一些菜瓜,给那些没有种菜瓜的村人。

  父亲的时候,喜爱种瓜菜。丝瓜、黄瓜、南瓜与菜瓜,他都种。我对他种的菜瓜印象最深。

  父亲种菜瓜有一本经,有一套科学的技术。在村里,数父亲种的菜瓜最大最甜,产量最高。父亲对自己种的菜瓜就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看重,严禁有人与偷吃。

  我的老家住在洞庭湖滨的农村。这里土地肥沃,水量充足。每年春天,父亲就开始在菜园子里忙活。菜瓜是他每年必种的一种瓜菜。菜瓜的种子,都来自于先一年留下的种子。他在菜瓜中挑选几条最大最甜的,剖开,再用手刮下瓜子,拌上草木灰,贴在牛粪塘泥糊芦苇的墙上。上个世纪的78年,我家还不富裕,住茅房,用稻草盖屋顶,用牛粪塘泥来糊墙壁。茅房的墙壁为父亲留下了一年又一年的菜瓜种子。

  如今,父亲虽然离开我们已经二十多年了,但他喜爱种菜瓜的情景,还历历在目,记忆犹新……

  俗话说:甜瓜犁枣,谁见谁咬。记得有一年暑假,邻居家有一个孩子偷摘了他的几条菜瓜,还在慌乱中,踩断了几根藤蔓,父亲气得当着村庄骂了半天,唉声叹气好几天。

  陈青延,曾用笔名驰远、花香心悦,六十年代出生,湖南省南县副科级干部,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,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,散文学会会员,湖南省劳动模范。一九八三年开始写作,作品散见《人民政协报》《中国青年作家报》《中国电视报》《中国应急管理报》《中国采购报》《中国劳动保障报》《中国煤炭报》《日报》《中国石油报》《中国人口报》《中国社区报》《湖南日报》《天津日报》《人民代表报》等两百余家报刊。

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  • 【中国西部散文学会】陈青延|父亲的菜瓜甜
  • 如果你不知道读什么书就来看看这些
  • 美文欣赏mp3励志
  • 【大风车亲子美文欣赏】最新2017所有节目mp3收听-荔枝
  • 雨中飘荡的回忆里有火烧的寂寞美文摘抄] 雨中飘荡的回忆mp3的相关文章推荐